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 粉红的桃红的,紫色的,牵牵连连的

粉红的桃红的,紫色的,牵牵连连的

时间:2017-04-03 16:29
 
难得休息,下定决心不睡到日上三竿绝不起来。唉!真是享不了福的命,老时间六点又醒来了。赖床,
 
就不起来,窗外燕子唧唧喳喳在寻找地方搭它们的小窝,大门外又传来‘打牛奶’吆喝声,郁闷,还是
 
穿衣吧,嘻嘻!再说水火也不留情么。忙碌,家都快成旅馆了,也该收拾收拾了。     换床单被套,
 
洗衣服拖地,忙完时间刚好去接儿子放学。今天奢侈了一回:骑车带儿子去吃他爱吃的小吃,我也名正
 
言顺的‘陪吃陪喝’一回。阳光明媚,风轻云淡,心儿如同路边盛开的紫叶李。  半个月了,得去看看
 
父亲了。搀扶着坐在太阳底下,打来热水,父亲像个孩子,默默地伸手,脱鞋袜。轻轻地洗把脸,胡须
 
头发竟大都花白了。自从母亲去逝,父亲好像突然变老了,常常一个人静静地发呆,走路竟离不开拐杖
 
。蹲在父亲面前剪指甲,一滴热泪从手背上滚落地上……         路灯又亮了,斜倚床头,听听歌曲
 
,溜溜空间,这一天又在不知不觉中溜走了。
 
 
 
 
 
小时候,娘家的后院有一块小小的空地,无人撒种,每年春天散落的喇叭花、指甲花、还有牵牛花总会
 
顽强的露出一片绿来。这些花生命力特强,自生自落,深秋凋零,来年又会发芽开花。
 
牵牛花是乡间最常见的一种花,夏末秋初,行走在田间地头,割过麦子已种上玉米的地里尤多。牵牛花
 
的叶是碎碎的心形,花如小喇叭,粉红的桃红的,紫色的,牵牵连连的,寂寞的开着,如一痕淡淡的梦
 
 
乡间还有一种花形较小的打碗儿花,有的地方也称为牵牛花,粉白色,小时候爱美摘花时,母亲常常告
 
诫我们:不能摘,摘了吃饭时会打碎碗的。吓得我小时候看见打碗儿花总是绕着走。现在想来,这也是
 
大人们惜花的缘故吧?
 
后院有两棵胳膊粗的洋槐树和核桃树,每每等牵牛花的幼苗长大些,迁移至树下,牵牛花顺着树干蜿蜒
 
而上,在树枝上自由蔓延,又从枝干上随意垂下,花朵点缀整个树冠,远远看去宛若一片彩霞,甚是好
 
看。忽一日,核桃树上的牵牛花突然全部枯萎了,再细看,原来根部牵牛花的茎全断了,连忙跑问母亲
 
,母亲说,父亲剪断的,有牵牛花还怎么结核桃?这件事让我伤心了好几天。
 
后来偶然看到一则故事,说的是牵牛花与齐白石老人,此花也出现在老人的笔下,画里。总以为牵牛花
 
是山村小花,寂寞的独自花开花谢,适时总会被人发现它别致独特的风韵。 
 
看电视剧《甄缳传》,知道了它还有一个雅致的名字:夕颜。又是一年春来到,牵牛花的梦也该醒了吧
 
 
 

上一篇:用坏了的电饭锅,丢弃的调料瓶 下一篇:写的是以前大锅饭时的生产队

?

首页 | 公司介绍 | 新闻资讯 | 产品展示 | 成功案例 | 服务中心 | 联系方式